大润发drf888

<cite id="xz27z037ya"></cite><cite id="xz27z037ya"></cite><cite id="xz27z037ya"></cite><cite id="xz27z037ya"></cite>
  • <cite id="xz27z037ya"></cite><cite id="xz27z037ya"></cite><cite id="xz27z037ya"></cite><cite id="xz27z037ya"></cite>
  • <cite id="xz27z037ya"></cite><cite id="xz27z037ya"></cite><cite id="xz27z037ya"></cite><cite id="xz27z037ya"></cite>
  • 南水北调工程社会关注问题反馈

    发布时间:2014-01-26 阅读次数:

    摘要:
    南水北调工程社会关注问题反馈
    来源:人民网作者:蒋琪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1月22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南水北调工程供用水管理条例(草案)》。草案重点明确了南水北调工程水量调度、水质保障、用水管理和工程保护的要求,用法律手段保障调度合理、水质合格、用水节约、设施安全,确保清水北上、造福沿线亿万群众。

    南水北调工程是缓解我国北方水资源短缺和生态环境恶化状况,促进水资源整体优化配置的重大国家战略,是一项利国利民的大工程。南水北调工程是世界上规模最大、距离最长、受益人口最多、受益范围最广的调水工程。工程规划最终规模为每年调水量448亿立方米,目前,东线、中线一期工程可使1.1亿人直接受益,每年增加经济效益560亿元。同时,水资源的补充可以使北方地区水生态恶化的趋势初步得到遏制,并逐步恢复和改善生态环境,并将为这些地区经济结构调整包括产业结构、地区结构调整创造机会和空间。

    据悉,2014年1月15日,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工作会议明确2014年建设目标:中线如期通水、东线运行平稳。东线工程于2013年11月15日正式通水,累计向山东供水3400万立方米,36个考核断面水质持续达标。2014年10月,北京人将喝上汉江水。

    2013年以来,关于南水北调工程,社会存在一些疑问,有关方面做了解释。

    疑问一:在“南旱北涝”的环境背景下,南水北调工程是否还有必要?

    据新华网报道,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是把南方汉江的清水北调,以缓解华北地区包括北京、天津等19个大中城市及100多个县的用水紧张局面,促进那里的经济可持续发展和生态环境改善。但近年水源区屡发旱情以及今秋丹江口水库蓄水不足,引发了不少人对将来南水北调工程持续大规模调水能力的担忧。

    对此,中国工程院院士、长江水利委员会总工程师郑守仁说,目前的状况并不会对工程明年汛后按时向北方调水产生影响,因为汉江在夏汛期间通常都会有较大来水填充库容。此外,丹江口大坝加高后,水库已由不完全年调节型变为多年调节型,未来可在确保防洪安全的前提下,留住丰水年的一部分洪水,以弥补枯水年,从而最大化地实现洪水资源化利用,既减轻汛期汉江下游的防洪压力,又保证向北方供水,还能在冬季枯水期对汉江下游加大补水。

    但他坦言,过去10多年来,中国南方已进入“水少周期”,汉江等流域近年虽发生过较大洪水,但总体上水量有所减少。再考虑到汉江上游一系列已有、在建和规划中的调水工程以及中下游用水需要,将来国家应该对汉江全流域进行统一调度,统筹考虑各方用水利益,才能提高南水北调供水保证率。

    疑问二: “先节水后调水,先治污后通水,先环保后用水”是南水北调的基本原则2013年,丹江口库区的污染现象曝光后,社会不禁担心:南水北调会不会变成污水北调?

    据北京晨报报道,2013年12月,环保部给出了针对南水北调工程的专项检查结果:中线工程周边查出了70家违法排污的企业,56个检测断面中46个水质不合格。南水水质是否有保障?对此,孙国升介绍称,首先,国家已经制定了《丹江口水土保持和水污染防治规划》,现在正在开展实施。此外,国务院相关部门已经建立了部级联席会议制度,明确了水源区所在政府的治理水质的责任,有监督有检查。第三,丹江口水质没有大的变化,一直保持地表水二类标准。

    对此,市政协委员、北京市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党组书记聂玉藻解释说,中线工程水质污染并非全面污染,而是在可容量、可接受条件下受到的一些污染,“举例来说,比如一盆水,你倒一碗受污染的水进入,这盆水肯定被污染了;但是如果只滴了一滴污染水进去,那么情况就不那么严重了。”

    聂玉藻进一步表示,最近,国务院南水北调办正在督办污染问题,环保部公布的这些污染正在一一得到整治,“随着工程的完成,进京水质是合格的。”另外,从水源进京过程来看,从丹江口引明渠进京,进入北京后水源进入暗涵,“沿线各省市都在密切重视生态建设,比如绿化、种树、建设湿地等,使这盆水不会受到污染,请市民放心。”

    疑问三: 2013年12月16日,地处三峡库区腹地的湖北巴东县发生5.1级地震。水库诱发地震的话题再次引起社会关注。

    据新华网报道,丹江口大坝加高工程完成后,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地将抬高蓄水水位13米,这是否会诱发破坏性地震?8日,湖北省地震局副研究员王秋良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蓄水水位抬升有可能诱发一些新的地震,但震级一般不会太高,对此不必担心。

    王秋良说,水的渗透区域和影响深度加大,会诱发一些小的地震,但出现4.7级以上破坏性地震的可能性非常小。据他分析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丹江口库区的地质条件较好,没有活动断裂通过,丹江口大坝坝址及周边50公里范围内,近两千年来没有破坏性地震的记载;在距坝址170公里的周边,历史上最大的两次地震均为6级左右,分别发生在公元46年和788年;二是1967年丹江口水库蓄水后,虽然在库区诱发过一系列地震,但最大水库诱发地震发生在1973年,震级为4.7级。

    为了监测和分析水库地震活动变化,湖北省已于2012年底建成丹江口水库诱发地震监测系统,预计今年7月将正式投入运行。王秋良说,目前这套系统试运行情况良好,它将为丹江口大坝的安全运行及库区的抗震救灾提供强有力的技术保障。

    疑问四:水价问题是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亟待解决的难题。尽管水价并未最后敲定,但初步测算出来的高水价已经在江苏、山东引起了很大反响,让地方政府感到头疼,将如何解决?

    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南水北调的高水价已让地方政府为难。而不同城市的难处又不一样。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像济宁这样的水资源相对较好的城市,难题是如何消化新增供水;另一类是像济南这样的典型缺水城市,难题是如何降低水价。

    山东省南水北调工程建设管理局副局长罗辉表示,地方政府面临的难题还不仅限于此。他认为,山东几乎所有的调水城市至少面临五大难题:一是本地水、黄河水、长江水等不同来源水价格不一样的难题,没有谁愿意用高价水;二是建设系统以及水利部门“多龙管水”的难题,管理体制不畅通,就无法达到优化资源配置的作用;三是不同区域用水结构不同而导致的水价不统一的难题;四是城市与农村乡镇、发达与不发达地区承受水价能力不一样的难题;五是国家相关政策不明朗地方政府难以执行的难题。

    罗辉强调,上述问题不解决,必定会影响南水北调东线工程的调水量,并进而影响整个工程是否能够发挥预期的作用。